书法宝库 > 书法学堂 > 书法:是一门修养艺术

书法学堂

just do it

  • 性别: 
  • 书法币 :14591
  • 心情: 还没分享心情.

浏览:1459  评论:0  发布时间:2013-02-24 ,22:22  

书法:是一门修养艺术         

扬州晚报  我有话说

 论书法:

  “笔墨当随时代”被误读

  记者:在您看来,书法艺术的魅力在哪?

  陈社旻:书法进入我的生活数十年,扪心自问:我是虔诚的。中国书画数千年来,其实是文人的一种自言自语。苏轼“开自无聊落更愁”的梅花意象,徐谓“笔底明珠无处卖”的葡萄意象,都通过自然的外部形式来传达真实的内心情感,有对自身悲剧的叹息,更有对人生价值的追求。生活和艺术是相通的,艺术虚构,生活也是原本无聊,人赋予了生活的意义。唯一与艺术相处相守的,是要有富足而澄明的内心生活。而这些,也是书法艺术能够吸引我的魅力所在。

  记者:您在1993年,就写过一篇论文,谈论书法的传统与创新,而这个话题,似乎是永远存在。

  陈社旻:现代人的创作,都是对传统精华的自然汲取过程,在我看来,面对传统经典范式,一定要有敬畏之心,我们说现代人书法写得好,那是横向相比,倘循历史轴线纵向一比,差距还是明显的。而所谓传统,也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变化着的。现在,那就是很多年以后的传统。当然,能否留下那么多年,就要看自身的水准了。能够从传统中吸取营养,最终创新,那是一种水到渠成。

  记者:对于很多书画家来说,都提倡“笔墨当随时代”,认为是要跟着时代变化的。

  陈社旻:其实,当初石涛在说这句话时,并非指笔墨要跟着时代走。他的原文是这样说的:“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上古之画迹简而意淡,如汉魏六朝之句然;中古之画如晚唐之句,虽清洒而渐渐薄矣;到元则如阮籍、王粲矣,倪黄辈如口诵陶潜之句,悲佳人之屡沐,从白水以枯煎,恐无复佳矣。”你看,石涛最初的意思,是说如果一味跟随时代,最终只能“恐无复佳矣”。书法艺术是宁静、超然的,而时代往往是火热、激越的,艺术只有保持住自身的独立性和自律性,才能超然物外。

  记者:扬州也有不少书法爱好者,您对他们有什么建议?

  陈社旻:写书法的时间越久,就越觉得,书法不是学来的,也不是练成的,而是“养”出来的。书法最终能够到达什么样的境界,主要是看写书法人的自身修养,这其中就有学识的培养,还有世事的历练。从根本上讲,书法是人内心的映照。

  谈自身:

  “我用我的杯子喝水”

  记者:看您原来的照片,长发齐肩,很有艺术家的风范,如今剪去长发,看上去更寻常了些。

  陈社旻:年轻的时候,难免气盛好奇,内心还藏有一些狂者斗士“舍我其谁”的气概。改变我外形和心态的,就是时间。多年书法写下来,感觉追逐浪潮,终会被浪潮吞噬。故作高深,一旦被人识破,反比平庸低劣。“云无心以出岫”,从容闲适,外貌如此,心态也该如此。

  记者:对于一名书法家来说,您今年50多岁,今后还会有很多时间用以提升,您对自己今后的艺术生涯,有所规划吗?

  陈社旻:肯定是有的。古人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或许,在你所读的书中,只有那一两本,让你受用终生。而行万里路,也在那关键一两步中,有了质的提升,这里强调的是量与质的关系,要厚积薄发。所以,我们只有不断在路上,以一种脚踏实地的姿态。在书法上,我现在写行书、楷书、隶书,草书写得比较少,平时写了过过瘾。要是论艺术感染力,草书的抒情性是最为磅礴的,所以今后会尝试着多写草书。

  记者:在很多人看来,您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比如您很少参加各种活动。

  陈社旻:我从未觉得自己低调,有向外求的,也有向内求的,这取决于各人的价值取向,我是在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生活。每天快快乐乐地,活在当下。与其花时间费精力交往,不如安心做自己的功课。

  记者:这样不担心别人说您不合群,或者孤傲吗?

  陈社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

  方式,有人好为人学,而我“为己之学”,如果能够把“己学”修炼好,那最终也是为“人学”的。我特别喜欢法国诗人缪赛说的那句话:“我的杯子很小,但我用我的杯子喝水。”

  说扬州:

  落款都是“扬州 陈社旻”

  记者:您是靖江人,为何现在选择定居扬州?

  陈社旻:如果说开始,我来到扬州,是因为考入了扬州的学校,并一直留了下来。到了后来,我就对这座城市,有了非常浓厚的兴趣并多了一份感情。这座城市的蓝天白云,亭台楼阁,以及舒适闲淡的生活方式,很是享受。我一到大都市,心头总一阵紧缩,一如置身于滚滚洪流之中,裹挟着推你必须向前。回到扬州,那是一份难得的逍遥。到目前为止,我生命中三分之二的时光,都是在扬州度过的。所以都习惯落款“扬州 陈社旻”。我想,如果有来生的话,我还会选择居住在扬州,因为我想,那时候的扬州会更美。

  【记者手记】

  门外看人 门内观心

  陈社旻,温暖好客,总有一股让你抗拒不得的热情,不由分说,一杯热气腾腾的香茗,就已经放在你的面前。绪壶园内,品茗、观画、听琴、看云,赏花,或是什么都不做,就坐在小小的天井中,守一段时光。门外,是熙熙攘攘的人流。门内,是静观内心的宁远。

  陈社旻直率,直言如今从事艺术,已然奢侈,若无物质基础,怕是难以走远。他禅意,一个个意境深远的小故事,说来平常,细细品来,意韵深远。他笑称,自己本是学水的,不曾想,却在这方格墨田中,用手中尖毫,渲染出一片洁净天地。

  【书法同行眼中的陈社旻】

  静心学书 耐得寂寞

  华人德(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社旻话语不多,常有所思,“吉人之言寡,躁人之言多”,他定能静心学好书法的。他还能写些富有哲理的文章,真可谓好学深思,耐得寂寞。包世臣《艺舟双楫》陈论颇高,力倡写字要“中实”、“气满”,但他本人的字没能够得上这要求,给人尖弱力怯的感觉。而社旻的字却达到了这一境界。他的小字可作大字看,用笔如锥画沙,如折钗股,力实气空,不以怪异欺世,也不以姿媚惑众,而能耐看久味。

  言恭达(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社旻信奉“吟诗必知诗之品,作书须识书之格”古训,诗书言志,均以境界论。书之品贵悟不贵解,社旻深谙书道三昧,融冶晋唐神韵,博采明人气格,“胆愈大心愈小,智愈圆行愈方”。心以应物,驱遣陶熔,寄兴毫端,涉笔成趣。写兴象之意,求造景之美。下笔如有神助,率意挥洒,大气冲盈,神逸象外,别抒朴雅冲淡、沉郁婉绰风神。社旻行草,于笔墨纵逸恣肆之中,愈见其意象之精微,返朴之归真,颇求“逸格”之妙,灵动于智慧,放达于激情,酣畅于气脉,诚属可喜也!

  张飙(中国艺术报社社长):和社旻的交往中,我看到了他对传统的热爱,看到了他临习碑帖的热情,体会到他的文化修养,感觉到他真的能够耐得住寂寞,能够沉下心,认认真真地在墨海中耕耘。这样也许“名气”小点,收入少点,但绝对有利于艺术创作水平的提高。所以,我认为,社旻成为一个书界的九段高手,只是早晚的事情。

  赵昌智(扬州书协名誉主席):初见社旻其人,木讷寡言。一交谈,像换了个人。文、史、哲、经多有涉猎,是个饱学之士。初观社旻其书,冲淡无奇。细品味,源于传统而无陈旧味,贴近时代而无浮躁气。曾见社旻书欧阳修“采桑子西湖好”,大有稳泛平波任醉眠,身临其境之感。初读社旻其文,轻松自在,无高深态,无玄虚言,却有真见识在,读进去才能懂。社旻已是享有一定声名的书法家和理论家,依然优哉游哉,不为物累,更为不易。

共 0 条评论...

评论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现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