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宝库 > 历代书法 > 米芾行书尺牍技法探析

历代书法

繁星春水

  • 性别: 
  • 书法币 :9926
  • 心情: 还没分享心情.

浏览:2588  评论:0  发布时间:2013-03-14 ,22:05  

米芾行书尺牍技法探析         

中国书画报 

米芾《蜀素帖》

米芾《蜀素帖》

  □陶钧

  第一章书家简介及作品概况

  一、书家简介

  米芾,宋代书法大家,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生于北宋仁宗皇祐三年(1051年),卒于徽宗大观二年(1108年),终年57岁。初名黻,字元章,号海岳外史、襄阳漫士、鹿门居士、无碍居士等。41岁更名为芾,室名宝晋斋、英光室。祖籍山西太原,后迁湖北襄阳,晚居江苏镇江。曾任内廷书画学博士、礼部员外郎。后世多称其“米襄阳”“米南宫”,又因其逸闻甚多、好洁成癖、狷狂自放,故有“米颠”之称。

  米芾能诗文,喜弄水墨,以侧笔点染江南烟雨山色而自成一格,被称为“米氏云山”“米家山水”。又究心印学,在其《书史》中自述有印百余方,有学者考其自用数印应是出自亲镌。后世文人治印,米芾实有开山之功。

  至于学书经历,米芾在《自叙》中写道:“余初学颜,七八岁也,字至大一幅,写简不成,见柳而慕紧结,乃学柳《金刚经》。久之,知出于欧,乃学欧。久之,如印板排算,乃慕褚,而学最久。又慕段季转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觉段全绎展《兰亭》,遂并看法帖,入晋、魏平淡,弃钟方而师师宜官,《刘宽碑》是也。篆便爱《诅楚》《石鼓文》,又悟竹简以竹聿行漆,而鼎铭妙古老焉。其书壁,以沈传师为主,小字,大不取也。”由此可知米芾书法由楷书入手,先学颜、柳,又及欧、褚,后上溯魏晋,以《兰亭序》为宗,得“二王”书法之正脉,又于《诅楚文》《石鼓文》《刘宽碑》等得篆隶之法。

  米芾曾自评其书:“壮岁未能立家,人谓吾书为集古字,盖取诸长处,总而成之。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以何为祖也。”这段话道出了他于书学取法及演化的辛苦历程。

  米芾书作虽涉猎广泛,诸体皆能,但以行、草书影响最大、成就最高。其传世作品较多,如行书《苕溪诗帖》《蜀素帖》《珊瑚帖》《竹前槐后诗帖》《彦和帖》《箧中帖》《三吴帖》《多景楼诗帖》《方圆庵记》《自叙帖》《乡石帖》《叔晦帖》《李太师帖》《张季明帖》《研山铭》、行草《临沂使君帖》《伯充帖》、草书《论草书帖》《元日帖》《吾友帖》《中秋诗帖》《海岱帖》等。(1)

  米芾,宋代书法家,与苏轼、黄庭坚、蔡襄并称“宋四家”,在中国书法史上具有重大的影响力。米芾集书画家、鉴定家、收藏家于一身,涉猎广泛,成绩显著,其中于书法用功最深,又以行书成就最大,其书受到古今学书者的高度赞扬。为使读者更好地了解和学习米芾书法,我们自本期开始刊登北京教育学院美术系教师陶钧先生撰写的系列讲座《米芾行书尺牍技法》。本次讲座将从临摹方法、工具材料选择、笔法、基本点画、偏旁部首、结字特征、章法特征等方面进行分析讲解,以使读者学好并写好米芾书法。—————编者

  二、米氏论书及后人评价

  米芾于书学注重传承,并首重笔法。其在《自叙帖》中曾说:“要得笔,谓骨筋、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如一佳士也。”又:“得笔,则虽细为髭发亦圆;不得笔,虽粗如椽亦扁,此虽心得,亦可学。”

  米芾对于线条形态的掌控尤具独见:“去颜肉,增褚骨,发天秀,助神物。”(《书法赞》)这不仅是对颜真卿、褚遂良书法的温和指摘,更表明了米氏对于线形肌理的美学追求。骨肉停匀、相辅相成应该是他认为的理想状态。

  米芾论书有言:“学书贵弄翰,谓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自叙帖》)又:“世人多写大字时用力提笔,字愈无筋骨神气。”(《海岳名言》)这是其执笔心得,主张精神振作,八面出锋。他尝说:“字之八面,唯尚真楷见之。大小各自有分。智永有八面,已少钟法。丁道护、欧、虞笔始匀,古法亡矣。柳公权师欧,不及远甚,而为丑怪恶札之祖。自柳氏始有俗书。”(《海岳名言》)

  至于结字法,米芾论道:“唐人以徐浩比僧虔,甚失当。浩大小一伦,犹吏楷也。僧虔、萧子云传钟法,与子敬无异,大小各有分,不一伦。徐浩为颜真卿辟客,书韵自张颠血脉来,教颜大字促令小、小字展令大,非古也。”(《海岳名言》)即是主张字形结构各任其特点布置,避免整齐划一、千篇一律,而要自然得法、势出天成。

  米芾的书法艺术历代评价甚高,影响深远。辑评数则,可见一斑:

  《宋史·米芾传》:“特妙于翰墨,沉着飞翥,得王献之笔意。”

  宋黄山谷《山谷题跋》:“余尝评米元章书如快剑斫阵,强弩射千里,所当穿彻,书家笔势亦穷于此。然似仲由未见孔子时风气耳。”

  宋高宗赵构《翰墨志》:“米芾得能书之名,似无负于海内。芾于真楷、篆、隶不甚工,惟于行、草诚入能品。以芾收六朝翰墨,副在笔端,故沉着痛快,如乘骏马,进退裕如,不烦鞭勒,无不当人意。然喜效其法者,不过得外貌,高视阔步,气韵轩昂,殊不究其中本六朝妙处酝酿,风骨自然超逸也。”

  明宋濂《宋学士文集》:“予尝评海岳翁书如李白醉中赋诗,虽其姿态倾倒,不拘礼法,而口中所吐,皆成五色文。”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负面的品评也从另一个角度指出了米书的放逸过甚是其所短。虽然是见仁见智,但也对我们取法米芾做了有益的提示。比如明项穆《书法雅言》:“苏之点画雄劲,米之气势超动,是其长也;苏之浓耸棱侧,米之猛放骄淫,是其短也。皆缘天资虽胜,学力乃疏,手不从心,藉此掩丑。”又如清梁《承晋斋积闻录》:“米海岳软笔作书,下笔极细,钩剔极粗,放荡散漫,太无规矩,终不为佳也。”

  米书史有定评,究其成功之处,不外有三:一是专心师古,取法乎上;二是把握传统精髓,在笔法这一关节上别有会意、重点突出、高屋建瓴,尊重了书法艺术的本体规律;三是持之以恒的学习精神,超出常人的学习毅力。其余如广泛的交游以开阔视野、丰富的收藏以充实学养,都为其书法艺术的成就奠定了基础。

 

共 0 条评论...

评论

评论

共0条评论
还没有人评论!


你还没有登录,请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现在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