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主 发布于 2016-07-05 ,23:21
从“文从字顺”做起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邹德祥

    据《北京青年报》4月10日报道,一位书法行业从业者发现,在北京国子监街有一处匾额 “聖人鄰裡”四个大字有误,应写做“聖人鄰里”,“裡”是“裡外”的“裡”,不是“故里”“邻里”的“里”,用在这里是个错字。该报道还说,此匾从2007年挂上至今已经快10年,这位热心人建议赶紧把匾摘下,将“裡”字改正之后再挂上。

    识破此匾有错字,我对这位书法人赞赞赞;然而他建议改正“裡”字再挂上,我说他也是错错错。错在哪里呢?错在孔圣人不是北京人,他的故里在山东,他的“邻里”怎么可能在北京?在北京挂“聖人鄰里”匾额,那是不可以的。

    “邻里”是家庭所在的乡里,也就是自家的左邻右舍、乡里乡亲。尽管北京“国子监”曾是明清时期的国家最高学府,时时高挂教育家孔子的画像,但毕竟不是孔子的“故乡”,孔子本人也肯定不曾来此地“周游”,因此“国子监”周边绝不可以说成是孔子的“邻里”。

    中国书协这些年一再强调消灭错别字,已经初见成效。写错了字,写白了字,这样的作品可能就入不了相关展事。此“裡”非彼“里”的匾额错误,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被书法人“识破”了。另外,书协强调消灭错别字,据说在某些所谓领导那里,也起了作用。有些原来动辄错字连篇,甚至无错不成“书”,如将“鲲鹏徙北海”篆作“鳏鹏徒北海”之类,就遭到同行挑剔,私下里被人讥为“严重没文化”。现在他们下笔写字,也开始有所谨慎了,错字见少,也逐渐赢得大家的理解。

    北京是全国最高的“文化高地”,随便扔块小石头就会砸到一大群文化人,按说,“此‘裡’非彼‘里’”之类的错误匾额长期挂在文化辐辏之地,这本身就非常让人汗颜。众多的部门都负有净化街面之责、文字监管之责、文明建设之责、教书育人之责……可是这样的错误还要靠书法方面的人士偶尔去“识破”一次,那么到底这是谁家的失职呢?

    据说这个牌匾是当初街道和社区为配合区里集中整治而悬挂的。当时为了恢复整条街的历史原貌,在做好文物单位修缮的前提下,街道对沿街的各个院落进行了统一的整理。现在文化机构、管理部门是不是也应该邀请行业协会的有关专家,也来个统一的查访?毕竟,建设“文从字顺”的文化书坛,这不仅是书协的一大善举,纯洁和净化首都文化,大家都责无旁贷。

    (作者为书法评论人)

TOP